被打的记忆

身在成都, 家在成都, 从来没想到过已经连续工作2个月未放过假了,昨天在家和爷爷一起看电视,看着电视里的场景我试图开始回忆爷爷小时候有没有打过我。诶,有时候就是贱,居然这种事都去主动回忆。

小时候,那时候自己多大已经不记得了(估计8、9岁吧),偷爷爷的钱,被爷爷发现了,爷爷没有立刻揭露我,而是当作没有看见,我出去把钱消费买了什么至今已经忘记,但是回到家里,爷爷很生气的说到“刚刚是不是把我包包的东西拿了”,这用四川话的语气是很足的。我拒不承认,不知怎的,在我印象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下手很用力(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也不算太疼)惩罚我,我不知道我以后这些记忆还能不能被我再次想起,但很介意把记忆慢慢的遗忘。朱颜辞镜花辞树,最是人间留不住。

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